<var id="3lnd3"><video id="3lnd3"></video></var>
<thead id="3lnd3"><ruby id="3lnd3"></ruby></thead>
<cite id="3lnd3"></cite>
<ins id="3lnd3"><dl id="3lnd3"><listing id="3lnd3"></listing></dl></ins>
<var id="3lnd3"><ruby id="3lnd3"></ruby></var>
<menuitem id="3lnd3"></menuitem>
<thead id="3lnd3"></thead>
<menuitem id="3lnd3"><strike id="3lnd3"><thead id="3lnd3"></thead></strike></menuitem><cite id="3lnd3"><noframes id="3lnd3"><listing id="3lnd3"></listing><thead id="3lnd3"><dl id="3lnd3"></dl></thead>
<ins id="3lnd3"></ins>
<thead id="3lnd3"><dl id="3lnd3"></dl></thead><listing id="3lnd3"></listing>
<cite id="3lnd3"></cite><thead id="3lnd3"><dl id="3lnd3"></dl></thead>
<menuitem id="3lnd3"><dl id="3lnd3"></dl></menuitem><ins id="3lnd3"></ins>
<cite id="3lnd3"></cite>
<ins id="3lnd3"></ins><var id="3lnd3"><noframes id="3lnd3">
<ins id="3lnd3"><dl id="3lnd3"></dl></ins><cite id="3lnd3"></cite>
<listing id="3lnd3"><ruby id="3lnd3"></ruby></listing>
<ins id="3lnd3"><dl id="3lnd3"></dl></ins>
<var id="3lnd3"></var><thead id="3lnd3"><ruby id="3lnd3"><noframes id="3lnd3">
<ins id="3lnd3"><noframes id="3lnd3"><thead id="3lnd3"></thead>
<listing id="3lnd3"></listing><cite id="3lnd3"><dl id="3lnd3"><listing id="3lnd3"></listing></dl></cite><menuitem id="3lnd3"></menuitem>
<var id="3lnd3"><strike id="3lnd3"><progress id="3lnd3"></progress></strike></var>
<ins id="3lnd3"><noframes id="3lnd3"><thead id="3lnd3"></thead><cite id="3lnd3"><dl id="3lnd3"></dl></cite><cite id="3lnd3"></cite>

版權所有:北京中芭演出有限公司          京ICP備09039937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北二分          

快速鏈接

在線聯系

公司將秉承“場團合一”的經營理念,面向國內外各大藝術團體,承接、策劃、運作各類演出業務。

劇場動態

THEATRE DYNAMICS

《AMORE》導賞 | 扎哈洛娃將在莫扎特、老柴、巴赫等大師的旋律中起舞

分類:
劇場資訊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11/14
瀏覽量
【摘要】:
本周六(17日),世界芭蕾巨星,莫斯科大劇院首席、意大利斯卡拉歌劇院首席斯維特蘭娜?扎哈洛娃全新力作《AMORE》即將在天橋劇場迎來中國首演。《AMORE》不僅是一場經典與現代交織的芭蕾盛宴,其音樂的選擇也是跨越古今、不拘一格。?不僅有來自莫扎特與柴可夫斯基的經典之作,更有集巴赫、雷斯庇基和委內瑞拉現代作曲家卡洛斯?昆塔納·皮納于一體的巧妙組合與全新呈現。

 

本周六(17日),世界芭蕾巨星,莫斯科大劇院首席、意大利斯卡拉歌劇院首席斯維特蘭娜?扎哈洛娃全新力作《AMORE》即將在天橋劇場迎來中國首演。

 

                                                  注:AMORE為意大利語,譯為“愛”。圖為《AMORE》劇照。

 

《AMORE》不僅是一場經典與現代交織的芭蕾盛宴,其音樂的選擇也是跨越古今、不拘一格。
 
不僅有來自莫扎特與柴可夫斯基的經典之作,更有集巴赫、雷斯庇基和委內瑞拉現代作曲家卡洛斯?昆塔納·皮納于一體的巧妙組合與全新呈現。
 
相信這些不同時代、不同風格、不同組合的美妙樂章定會使得《AMORE》在中國的首演煥發出迷人色彩與璀璨光亮。
 
 
 
《弗蘭切斯卡·達·里米尼》 
 
 
 
              但丁
 
劇目《弗蘭切斯卡?達?里米尼》是出自13世紀但丁《神曲·地獄篇》中的愛情故事,背景音樂是柴可夫斯基據此創作的同名交響幻想曲。
 
管弦樂的總譜仿佛一部疾書而就的偉大樂章,作為十九世紀浪漫主義的產物,這是一部具有表現力的杰作。
 
情緒化的旋律營造出無比悲壯的力量,驚人的刻畫力背后是作曲家無限的憤慨與熱情。
 
那些密集的音符在向聽眾訴說著一段催人淚下的凄美愛情……
 
 
                                                                                                《弗蘭切斯卡?達?里米尼》劇照
 
音樂開篇,弦樂的持續下行愈加低沉,不和諧的和弦驚現著來自地獄的黑暗。緊接著,旋律速度加快,節奏緊張而迅速。
 
在痛苦的呻吟與絕望的咆哮中,暴風驟雨席卷著那些無處安放的靈魂,地獄之門仿佛初現眼前。
 
柔和、豐滿的圓號奏出的稍顯平靜的樂句,如同命運的召喚,打破了緊張的氣氛。
 
充斥著變化音的半音音階與低沉哀怨的弦樂相應和,又不斷發生變化,且愈演愈烈。
 
 
                                             柴可夫斯基
 
漫天的狂風席卷大地,地獄的黑暗再次扼住咽喉。
 
樂隊的力量不斷積聚、反復、夸大、直至回復低音提琴那近乎沉浸的嗚咽。
 
 
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哀鳴回蕩在一片蒼白與靜寂之中。
 
管樂將這低沉化為稍顯平靜的又略帶焦躁的旋律上下徘徊著、變幻著。
 
 
長笛試探般的華彩性旋律再次掀起小小風浪,在弦樂輕微的震顫中,地域的旋風應聲而起,
 
低音提琴與大管又激動地重復起那寒氣逼人的音樂動機,地獄之門再次顯現。
 
暴風急驟后,柔和的單簧管富于表情、純凈且略帶回憶的聲音如愛情的甘醇,呈現出清朗與平靜的色彩。此時,樂曲進入第二部分。
 
 
 
雙簧管與長笛的演奏如同一對戀人在花叢中飛舞。長笛如少女的裙擺隨風飄動,不斷柔軟地應和著、變化著。
 
動人的主題如弗蘭切斯卡喃喃的話語,充滿惆悵的回憶。主題的三次變奏,完美呈現了其與保羅真摯熱忱的愛情。
 
堅琴唯美靈動的琶音、弦樂輕盈溫潤的流動、木管柔和熱情的應和都緩緩地沸騰著一份愛的甘醇。
 
 
而當樂隊積聚著這份熱情,奏出愛的旋律,圓號那躁動不安的合奏又帶來層層烏云。
 
霎時間,樂隊近乎炸裂,似暴君鋒利的匕首,在定音鼓的奮力一擊下,刺向弗蘭切斯卡與保羅,
 
一聲悲鳴的號音,讓激烈的氣氛頓時散落成一片死寂。
 
樂曲的第三部分如同第一部份的再現,暴風急驟、暗流涌動。樂隊宏大的音響如強勁有力的控訴。
 
 
地獄的黑暗一如封建勢力般設置重重阻礙,理想與愛情在現實面前徹底喪失了自由。
 
這種沖突與對立在旋律中層層遞進、交織、發展、變幻,強有力的和弦音悲憤地叩擊地獄之門,
 
整個作品也在激烈的抗爭與悲憤的控訴中宣告結束。
 
 
 
《雨落之前》
 
劇目《雨落之前》的音樂選擇可謂不拘一格。
 
其音樂取自巴赫、雷斯庇基、卡洛斯?昆塔納·皮納作品,將帶給觀眾全新的色彩與激情。
 
在小調神秘而略帶糾結的和弦中,溫暖的提琴音小心翼翼地穿透陰霾,迎著即將滴落的雨水,訴說著一份憂愁與纏綿。
 
 
低蕩的電子音伴著淅瀝而下的陣雨和雷電將真摯的情感帶入心間。
 
隨著琴音的加速,外延的電音與不和諧因素悄然襲來,兩者交織不定、充滿神秘的哀愁。
 
小提琴深情的旋律將這股惆悵輕顫著飄零在雨中,綿綿無盡、愈加激烈,不斷重復和演變著,最終回落至主和弦的靜謐之中。
 
 
                                                         巴赫
 
巴赫的復調具有強烈的藝術美感,鋼琴均衡與協和的音響在結尾處一改弦樂的惆悵,讓人平復波瀾,找回往日的平靜與安寧。
 
 
這樣的收尾似乎用柔軟而富于哲思的布局將整個作品的情感細細深藏,以趨于理性且幾近靜態之美的詮釋演繹出別樣的色彩與深情。
 
 
《詼諧燕尾服》
 
作品《詼諧燕尾服》的背景音樂為莫扎特G小調第四十號交響曲,是由扎哈洛娃與五位獨舞男演員共同演繹的一部燕尾服和蓬蓬裙奇妙碰撞的輕快舞劇。
 
                                                          《詼諧燕尾服》劇照
 
莫扎特G小調第四十號交響曲創作于1788年。它不僅有著巴洛克音樂的痕跡,也有著近于浪漫派的傾向。
 
當時的莫扎特已經窮困潦倒,作品中處處可見悲切與凄涼的情緒,但即使彌漫著悲傷色彩,也難掩莫扎特式的純潔與希望。
 
                                                   莫扎特
 
音樂共分為四個樂章。
 
第一樂章是很快的快板,在沒有引子的情況下,小提琴富于歌唱又裹挾哀愁的第一主題逐漸展開,下行的半音與震顫的琴聲將人帶入略顯憂郁的世界。
 
隨著弦樂的展開,木管樂器也加入進來,二者相互交織、應和,引出第二主題。不安的情愫在這一刻減輕了很多,但霎時間又恢復了之前的緊張。
 
無論是樂章的發展部還是再現部,都充滿悲涼與哀傷的氣氛,難掩莫扎特內心的無助與惆悵。
 
第二樂章是降E大調的行板,簡單的音型、奇妙的發展,顯得平和而婉轉。
 
弦樂輕撫在心間,木管跳躍在眼前,整體的色彩有著一份讓人心疼的天真,星星點點的映射下,是莫扎特心底的善良與憧憬。
 
 
第三樂章是小步舞曲,按照傳統的寫法,第三樂章的小步舞曲要么節奏明顯,要么帶有宮廷特色等。
 
但莫扎特筆下的這一樂章既有敘述性又帶有濃郁的憂傷,更略帶一股進行曲般的色彩與力量。讓人聽來有些別致也有些莊嚴。
 
第四樂章是極快的快板,整個情感與色彩讓人亢奮,但并不釋放。
 
第一主題里弦樂強弱分明、緊張而焦灼,接連的行進與發展非常迅速但還是有些哀傷的情愫相伴其間。
 
到了第二主題轉至bB大調,色彩明朗有力,陽光而堅強。當回到g小調的時候,整個音樂開始變得憂郁而哀婉,壓抑且惆悵。
 
而全曲也激動地結束在g小調,有著戲劇性的張力也有著更為深沉的絕望。
 
 
《AMORE》不僅是一場芭蕾的盛宴,更是一場音樂的盛宴。
 
三部芭蕾作品的音樂皆是大師之作,古往今來、流傳百年。
 
讓我們共同期待芭蕾皇后扎哈洛娃與莫大明星,在紛繁多變的迷人旋律中為我們帶來心靈的震撼洗禮!
 
 
 
广东十一选五隔期重号